赴宴这一次是吴谦开车,黑龙坐在旁边。看吴谦一脚油门踩到底,在这街上狂飙,车速极高,街边的树木得去的向后跑去。好猛!黑龙一阵惊叹。也当然看得出老板心情不佳,想开口,又不敢开口,显得有些滑稽。正此时,吴谦打破了这份沉默。“黑龙,一会儿看我眼神行事,我不让你动手无论如何也不能动手。”黑龙点了点头,对于这些老板的话,可以先有百分之百服从。从认识这位以来,几乎每个判断和决策都是无可挑剔,也不曾坑过他们这些下属。有些老板在身边,就算是对上曹阳,他也不会有丝毫畏惧。一路疾驰,没想到老板的车技也这么好。也就是一刻钟的时间,两人就已经是到了上一次去的那家茶馆楼下。停好车后,吴谦在前,黑龙在后,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。黑龙坐在右手位,身后跟着几人,各个凶神恶煞一般。只要曹阳一声令下,就肯扑上来给吴谦上一课。“呵呵,曹老板真看得起我啊,摆这么大阵势?”吴谦皮笑肉不笑。曹阳手机倒茶的壶僵在半空,猛的一下给摔在地上,咔嚓一声,碎的四分五裂。身后几人更是各自握起短棍短刀,一个个杀气腾腾。黑龙身体一紧,下意识的就要出手。可是想起了刚才吴谦的话,见他没有表态,不由得悻悻收了驾势。却是看吴谦稳稳当当的走上前,坐在曹阳对面,拿起另一个茶壶,给二人都倒了茶水,未满。“何必这么大火气?曹老板,自顾不暇了,非要让这么久的努力付之东流?”吴谦眯起眼睛,冷光爆射。他知道曹阳的状态,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想要洗白,只是不懂为何这般。曹阳气的不打一处来,冷笑道:“吴谦你真是好算计,这种毒计也想的出来,是我看走了眼!你不仁,我不义,走之前无论如何,我也会拖你下水!”闻言至此,吴谦更是一脸的莫名其妙。“曹老板,何出此言?““还装!”曹阳没好气的淬了口唾沫,弩喝到:“高宇难道不是你指使的?别以为我不知道,他来我这的头一天,你可是高价买了他的房子,又谈了生意。哼,他高宇什么人我不知道?赌博喝酒卖老婆,整个龙丘市,除了你吴谦,还有谁能借他这个胆子来挑衅我?”也不怪他这般生气,为了洗白,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动过黑手段了。这次因为高宇的事,打了人,公安那边能不知道?找了他两波麻烦,然后他人脉够广,财源也多,这才没有落得跟江松一个下场。这就是他这么多年,为了洗白做的努力,全废了!吴谦眉头一皱,他在离开之前也想过这件事,毕竟高宇的性子他也了解,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做这事。心里不由得沉重了起来,看着发怒的曹阳,吴谦终于开口打断。“曹老板,我敢说,我之所以那次找高宇买卖,完全是因为我的一个员工,他来挑衅你的事,我敢担保,绝对和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!你再好好想一想,龙丘你还有没有什么仇家,还有谁能给他这个底气!”火发的正旺的曹阳顿时气势一窒,眉头紧锁,片刻后才开口:“你是说,有人暗中挑拨,想坐收渔翁之利?”吴谦没有直接回答,只是让黑龙给他点了烟,深深吸了一口。“曹老板,不是我说你,这么大个人了,能不能稳重点?”曹阳目光阴翳,眼前之人的语气,让他不得不相信此次和他没有关系,不由得心里一凉,真有人敢打他的算盘?脑袋里闪过了几个人,思来想去,一是没有太大过节,二来也没有和他多少利益冲突,没理由这么挑拨,更没有人敢对他做手脚!突然瞳孔紧缩,想到了一个身影,脸色骤变,猛的拍了一下桌子:“不可能!他没理由这么做!”吴谦略有些意外,在这龙丘市,竟然还藏着能跟曹阳掰手腕的人!他怎么没有过印象?逐渐冷静下来之后,意识到先前的失误,态度大变。“呵呵,吴老弟,这次是我做的不好,你放心,这几天老村长盒饭的亏损,我二倍给你补上!”身后几人一愣,老大怎么太多变化这么大?不打了?谁想曹阳回头瞪了他们一眼:“愣着做什么,还不叫那些废物撤回来?”几人连忙去打电话吩咐。知晓自己妻女暂时是脱离了危险,吴谦终于松了口气,此行的主要目的已经达到了。曹阳这才转过身来,重新冲着他,笑道:“吴兄弟,你可还满意?”吴谦哪会看不出他打的什么如意算盘?没好气道:“别在这称兄道弟,人家要针对的是你,别想拖我下水。”谁知在曹阳眼中,看来已经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,故作高深的摇头道。“并非如此,吴兄弟有所不知,如果真是被那位盯上,我可没有那个分量。加上你,才可能!再说了,唇亡齿寒的道理,吴兄弟不会不懂吧?”其实吴谦心里明白,汉中的人,既然挑弄他俩的关系,让他们两个鹬蚌相争,对他自己肯定不会有什么善意。吐了个烟圈,靠在靠背上:“说说你口中的那位吧。”一旁的黑龙看的心惊肉跳,来的时候,还是杀局。自家老板却一点都不慌,甚至聊着聊着,还让曹阳跟他称兄道弟,这种气魄,他自愧不如。他自己虽然也是狠人,但对上曹阳这种真正的大佬,却还是没那个底气,虽然不至于被吓的发抖,但也没法像吴谦这般风轻云淡。果然英雄出少年啊,他清楚的看得到,这少年如何以最快的速度崛起。曹阳稍做酝酿,既然眼下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有的事便要透一透底。“吴兄弟,我说的那人,姓郭,叫郭峰,是香江郭氏集团三公子!来龙丘,也有五年了


状态提示:第186章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