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>言情总裁>白小姐的病娇小狼崽>第95章 一切尽在不言中

施敛觉得自己最好去看看心理医生,这个仇她记了那么多年,终于大仇得报,心里畅快是畅快,但是她总觉得空落落的,像是有什么东西抽离了。

“但是我得先去看看你家小孩,”施敛啧啧称奇,“铁树开花了,我倒是想知道对方有什么本事。”

“先别看他,还有一个人需要你照顾,”白默不怀好意道:“照顾好了我帮你管理C.R。”

这绝对是一个陷阱,施敛谨慎的不想答应,但是诱惑太大了,如果C.R没了,她就彻底破产了。

“你让我想想,”施敛最后叹口气,“你绝对是故意的,说吧,是什么人?”

“罗卡,”白默面色严肃,“是Y国王子。”

“就是你说的那个送你那瓶酒的Y国王子?!”施敛骂了一句,“艹,就当我没说,破产就破产吧。”

“他很帅,”白默淡定开口道,“而且很有钱。”

“我是那么肤浅的人吗?”施敛笑眯眯道:“真的吗?”

“真的,”白默点头。

“那除了你还有其他人知道他过来了吗?国内的人……”施敛的意思白默也明白。

只是白默就是因为这个才觉得不好弄,“他大概没有和任何说,只是刚来的第一天就遇到了伏击。”

“啧,”施敛抓抓头发,“你身边的人一个比一个难搞,不过,不知道他还有没有像上次那样的美酒。”

“有,他是一个红酒收藏家,酒窖里的名酒不计其数,而且出手大方,你和他交好的话,有机会得到他赠送的红酒,”白默将罗卡的底子掀了个朝天,“你的目的只是缠住他,不要让他在国内这期间做一些过分的事情,明白吗?”

“明白,”施敛撩了撩头发,“不过,你确定这没有生命危险?”

“有,”白默说了这一个字就没说了,一脚油门踩到底,许久之后才道:“如果有什么异样,要及时和我打电话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三人到达公寓,周晨提着两人份的东西跟在她们后边。

“这几天凤梨有闹脾气吗?”周晨大包小包,也没脾气,等到自己能插进去话了,才问道。

“很乖,只是有时候徐志生在外面的时间比较长,所以陪它的时间减少了,其实我提议和它找一个小伙伴,以后你们两个人可能也是经常在外面,照顾它的时间会缩短的。”

周晨想了想,“也对,不过以后要是真的这样,还是得请你们照顾一下它,凤梨陪了我很多年,我早就把它当孩子了。”

“可以的,”白默按下电梯,电梯门打开,正好和里面的男人对了个正着。

“白,你回来了?”罗卡穿着一身精干的黑衣,带着墨镜,明显的西方人面孔很是显眼,他欢快的和白默打招呼,完全无视了旁边的两个人,“你们楼上有一只狗经常叫,这也太可恶了,我真想一刀杀了它!”

白默:“……是吗?”

“是的,”罗卡点点头,凶狠的脸上重新带上笑容,“要不然我们叫物业来处理一下?”

周晨的脸色肉眼可见的变差,他额头上青筋暴跳,“凤梨不会无缘无故的叫,除非是遇到了什么特殊的情况。”

周晨像是想到了什么,咬着牙道:“凤梨是一只退伍军犬,能让它感到不安的东西……”

他死死的盯着罗卡。

四个人之间的氛围有些诡异。

白默示意施敛,然后和罗卡道:“我觉得我们需要谈一谈。”

“哦?白,你要谈一些什么?”罗卡笑嘻嘻的,心里却不一定了,三人将他往电梯里逼。

罗卡一步步往后退,最后退到电梯最里面。

电梯门即将关闭,外边突然大步走进来一个人。

唐钧扒着电梯门,看到里面的白默,下意识就扯出一抹笑容,“姐姐,你回来了?”

“嗯,”白默往后退一些,看了眼时间,“今天怎么那么早下班了?”

唐钧手里提着一袋子菜,“你昨天不是说今天要去接你朋友,会早点回来,我就想先准备准备……这两位都是吗?”

“周晨,你之前见过一面的,这个是施敛,和你说的那位服装设计师,”白默给他按下他那一层的电梯,“本来是打算出去吃的。”

“我都准备了,”唐钧笑了笑,又看眼罗卡,“有几个人?”

白默也看了眼罗卡,“人有点多……你们还有谁会做菜?”

其余三人面面相觑,最后还是周晨挠挠脸,“志生会……”

施敛咋舌,“看我干嘛?我不会。”

白默收回目光,“那把他叫下来帮你,我们先上去谈点事情。”

“好,”唐钧笑了笑,没有什么意见。

“呵,跟个小白脸一样,”罗卡嘴上不饶人,双手抱胸立在最后面,“也就只能做些这样的事。”

唐钧笑容不变,“是啊,那姐姐还知道心疼我特地找人来帮我。”

周晨脸皮子抽了抽,这场面他还真没见过。

罗卡冷笑,还没开口,唐钧继续道:“没办法,我不像罗卡先生那么厉害,只能做些这样的事情为姐姐分忧,姐姐,你说是不是?”

电梯听了,白默把他推出去,“你先回去吧。”

她转过头面对施敛的目光,摊开手。

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施敛朝她竖起一个大拇指,口型示意道:NB。

一群人出了电梯,倒是没想到还会遇上一个意想不到的人,付申站在白默的公寓门口,听到动静转身看过来,手里


状态提示:第95章 一切尽在不言中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