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>言情总裁>白小姐的病娇小狼崽>第43章 我们去喝酒吧?

唐钧很想将手里的白幡扔了扬长而去,但是就像白默说的那样,都到了这一步了他不能意气用事。

白默在后边看着他的背影,男孩脊背挺得笔直,对手里的东西满是抗拒,抓得很紧,指尖泛白。

唐钧身边就是唐海洋,那个老男人穿得一丝不苟,有意无意朝着唐钧看过去的目光冰冷。

那之后就是李秋华和他的儿子,然后就是安静跟着的一大群宾客。

一群人,心思各异。

有女人在白默耳边哭哭啼啼,这个女人白默认识,以她的身份原本想要在前面占一处位置很容易,但是现在和之前不一样了。

有唐钧在,李特助要是还让她跟唐海延扯上什么关系,那就是李特助做的太过分了。

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来,又浩浩荡荡的走,回去的时候不能回头去看。

墓碑上的黑白照片是唐海延年轻一些的时候拍的,那时候一双眼睛没有那样苍老浑浊,闪着精光,紧紧的抿着唇,不爱笑,和李秋华一样,脸拉得老长,法令纹深长开阔。

注视着那群人离开,最后天地间只剩下这一张照片。

葬礼之后,为什么会是唐钧给唐海延披麻戴孝会引发诸多猜测,但是有人将这件事看在眼里,细细想来,也并不觉得奇怪。

楚余澜嘴角挂着一抹嘲讽的弧度,看来这位唐钧身份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劲爆。

既然追悼会结束了,那他也应该离开了。

但是楚余澜一转身,差点撞上一个人。

女人穿着一袭黑色长裙,长裙曳地,脸上淡淡的妆容遮掩了不少疲倦,她就站在那,美得像是一幅画,楚余澜微微皱眉,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,看起来像是特意在等他。

“你好,楚先生,我是白默,”白默笑着,仿佛一阵清风拂过,淡的不见踪影。

“你认识我?”楚余澜觉得好笑,来得晚,并不知道白默是和唐钧一起来的,能在这里出现的,不是公司员工就是棠华合作伙伴,不然就是唐海延的亲戚朋友。

楚余澜并不觉得后者能和他扯上什么关系,也没有在公司看到过,况且看浑身气势,合作伙伴……来挖人的?

但是他很快就知道自己想岔了。

“楚先生,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聊聊?”

白默这次离开仅仅和唐钧发了一条消息。

离这里最近的咖啡厅,两人坐在里面,相互试探着对方。

等出来时,白默还是得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。

嘴角噙着一丝笑容,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熟悉的背影,收敛了笑容,但心情还是算不错的。

白默坐过去,在唐钧的肩膀上拍了拍,“李特助没有送你回去吗?”

唐钧转过头,没有说话,将车门打开,让白默先上车。

车内很安静,安静到有些窒息,白默的心情一点一点沉下去,知道这小孩在生气。

“是权宜之计而已,你不要多想。”

唐钧摇摇头,他不是说这个,一言不发地发动了车子,过了好一会才说道:“姐姐陪我去喝酒吧?”

白默深谙一个道理,借酒消愁愁更愁。

偏过头去看他,男孩脸部的线条紧绷着,心里的事情太多了,不好好发泄一下怕是行不通。

“好,”白默松了口,“你不问问我从楚余澜那里得到了一些什么消息?”

“姐姐,我今天不想谈这些,”唐钧注视着前方,那双眸子比任何时候都要幽深。

白默微微挑眉,双腿交叠,手心虚虚的落在膝上,“好吧,是我不识趣了。”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”唐钧解释道,过了好久,轻声说道:“姐姐,我本来还有些恨他的。”

但是现在人死了。

唐钧突然觉得心里空荡荡的,好像又回到了当初,他站在荒原之中,不知道何去何从。

“逝者已逝,”白默嘴唇蠕动,最后也只能发出这几个无力的音节。

“你有自己的路要走,”许久,白默添了一句,眼神空洞洞的,不知道是在和谁说。

酒吧是白默带唐钧去的,隐私性很好,至少不会发生像唐钧上次在酒吧遇到的那种事,一层灯红酒绿,舞池里全是喧嚣的男男女女,二层会相较于清静些,隔开的包间,将所有的秘密锁在了里面。

白默在这里看起来轻车熟路,抽出包里的黑色卡片,递给侍者。

接到卡片的侍者脸上的笑容无限扩大,朝着两人点头哈腰,“两位里边请。”

唐钧静静地看着这一切,心想,白默对他的了解或许仅次于他自己,但是他对白默的了解,仅仅只是一些流于表面的东西。

两人被领着穿过喧嚣的舞池,仿佛与外界的一切格格不入。

两人进入一个包间,不过多久,马上有人送来酒水和水果。

“有其他需要两位和我说就好,”侍者说完退出去,站在门口随时等候命令。

包间静下来,白默抬起头,“喝吧,不过少喝点,醉酒伤身。”

“姐姐不喝?”

“陪你喝点,”白默端起酒杯,隔开举起碰了个。

一杯过后,唐钧也不再看窝在沙发上的白默,兀自给自己灌酒。

那不要命的架势,还真是没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。

白默打开笔记本,将劳动合同做最后的润色,一切完成存了档,鼻尖萦绕着浓重的酒气,抬起头就对上那双醉醺醺的眼。

唐钧意识不清,原本坐在白默旁边的单人沙发上,现在已经到了她旁边了。


状态提示:第43章 我们去喝酒吧?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