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>言情总裁>白小姐的病娇小狼崽>第38章 我不太会系领带

白默从商场出来,一件衣服都没提,她看了眼唐钧,“上车吧,有人要送你两件衣服,穿出去给她打广告。”

“嗯?”唐钧虽然从白默身上看不出什么生气的样子,但是能敏感地察觉到与平常不一样,平常的白默除了谈生意的时候都是懒懒散散的,偶尔看过来时眸中可能含着笑,而现在,一双眼眸黑沉黑沉的。

唐钧第一次进入她的公寓,还有些紧张,在门口站了半天,“姐姐,要换鞋子吗?”

白默往鞋柜里瞟一眼,“家里没有男士拖鞋,等等,我去给你找一双……”

她走近一间乱七八糟的屋子,在里面一阵翻找,脾气肉眼可见的开始暴躁。

每次她出去那么一两个月的时间,这间屋子总是逃不过施敛的魔爪,这样看过去哪里还能看出来这是一间客卧?

白默手里拎着一双拖鞋出来,是男士的,“你先凑合穿吧。”

唐钧跟在她身后走进客厅。

“想喝什么?”白默打开冰箱,“果汁?还是茶?可乐雪碧?”

“果汁吧?”唐钧站在一张桌子旁边,“姐姐,你是和你的朋友一起住吗?”

“嗯,”白默拿了一瓶橙汁,总觉得这小孩叫她姐姐叫得更加顺畅了,将橙汁递给他,“我去房里给你找衣服,你先坐会。”

“好,”唐钧乖乖点头,他看着白默走进房间,双眸弯了弯,他发现,在某些时候,白默看他的眼神是不一样的。

当他特别听话的时候,白默的眼神要更加温和,或许是因为女性骨子里的母爱?

唐钧被自己这个想法笑到了,也没相差多少岁吧……

怎么会有母爱呢?

他喝一口橙汁,然后坐在沙发上到处看,往常,姐姐也坐在沙发上,懒懒散散的,骨子里没个正形,靠着椅背或者旁边的扶手,一页一页地翻看书或者文件。

然后……她微卷的发尾可能会滑落到白色的纸张上,葱白的手指将头发别到耳后。

唐钧松了松领带,有些口干舌燥。

他微微垂着脑袋,但是,姐姐和他似乎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呢。

白默从房间里出来,看他坐在沙发上出神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走过去,将手里的衣服递给他,“你先去卫生间试试,看合不合身。”

唐钧恍然间回过神,对着她笑了笑,接过衣服的时候状似无意地擦过女人的手指,“姐姐,卫生间在哪啊?”

白默完全没有放在心上,给他指了个方向,然后坐下给施敛发消息。

想要整死一个首席设计师,用白默的手段很容易,但是白默现在不出力,只出脑子,施敛所擅长的和她擅长的完全不一样,所以她得好好想想得怎么做。

施敛之前被陷害之后回国就是想要单独做大一个品牌,证明自己的实力,但是哪有那么容易,她是一个服装设计师,不是一个合格的管理者,后来一度放弃,最后更仅仅只是想要找到当初那件事情的真相。

但是同样不容易,后来穷困潦倒之际,误打误撞遇到白默,白默帮助她学习黑客技术,为的也是她之后的价值。

只是后来相交,两人才真正成为朋友。

任何人被欺负了,白默都是主张回击,更何况这个人还是施敛。

只是白默也觉得Susan那个人很搞笑,可以说是肆无忌惮,完全不怕暴露的风险,但是靠着施敛那些设计稿,不是早晚有江郎才尽的风险?之后呢?设计稿全部用完之后怎么办?

就算之后换回自己的设计,风格上也会有些不一样吧?不怕引起怀疑?

这样的人不是有靠山就是太蠢了。

白默打字的手顿了顿。

【施敛,你有没有查过Susan背后是不是有人顶着?】

大美人儿:【这个我还真没查过,怎么了?】

【就算Susan在C.R的价值再高,你都在时装周上闹成这样了,C.R还是丝毫不讲道理地护着她,这是没有道理的。】

【再说,Susan敢肆无忌惮的抄袭你的作品,一次两次,根本不怕东窗事发,可能是有所依仗?】

大美人儿:【也许吧,不过我觉得更大的可能是,当初我被打压得太惨了,以至于他们并不觉得我会有机会再次接近时尚圈,在那个圈子里,我是有前科的啊……】

这时两个字说起来风轻云淡,但里面蕴含着多少心酸只有施敛自己知道。

大美人儿:【说实话,要不是你,我连时装周的入场券都得不到。】

白默顿了顿,安慰道:【有我在。】

大美人儿:【是啊,有你在。】

施敛没有再回消息过来,而白默这边,唐钧早就换好了衣服等着了。

这一身西装大概就是为唐钧量身定做的,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合身,白默站起来围着他转了一圈,“怎么样?合身吗?”

“很合身,”唐钧笑了笑,有些不好意思,“姐姐,你看我领带有没有系好。”

白默看向他的领带,微微挑眉,“怎么?你平常领带是钱哥给你系的?”

“嗯……我不太会系领带,”唐钧在白默给他系领带的时候,喉结滚动一下,“姐姐,明天要去参加葬礼了,我有点害怕。”

白默:“……害怕什么?”

“害怕做不好,”唐钧将人拉着坐到沙发上,“姐姐,你教教我吧?”

白默觉得他有点奇怪,目光带着打量的神色,但是吧,她又看不出什么异样,只能作罢。

“在葬礼上,按流程祭拜就好,因


状态提示:第38章 我不太会系领带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